三国:狱中讲课,我教曹操当奸雄_第10章 父亲你怎么在偷听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0章 父亲你怎么在偷听? (第1/3页)

  “请问主公,早上关于张邈背叛的分析,是否来自里面那位先生?也是偷听来的?”

  荀彧听到房间内,陷入短暂的安静,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。

  听到陈舟说了那么多,他可以很肯定,曹操就是从这里偷听回来的,就等曹操承认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曹操本来有些出神,突然被荀彧这一句话唤醒,尴尬道:“文若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我这不叫偷听,而是碰巧听到,不过文若认为里面那人怎么样?”

  他认为单是偷听还不足以让荀彧判断,把昨天曹昂写的内容拿出来。

  那些内容,曹操随身携带。

  荀彧接过摊开看了一会,刚开始他还好奇,看了一半,神色越发凝重,差不多看完的时候,瞪大双眼,好像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问道:“主公,这些都是来自里面那人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曹操承认道。

  荀彧说道:“如果是真的,里面那人值得主公拉拢,但他是张邈属官,只怕有点难。”

  得到荀彧的评价,曹操更坚定了拉拢陈舟的心思,道:“有子脩的关系在,我认为不难!文若要对我有信心,等我把他查得差不多,确定没问题了再拉拢。”

  荀彧又道:“如果不成功呢?”

  曹操眯了眯双眼道:“如果不成功,他就是跟随张邈造反的逆贼。”

  好狠的心!

  荀彧不意外,这句话会从曹操口里说出来。

  刚才陈舟也说了,在乱世不需要仁慈,曹操把这一点用的最彻底。

  既然得不到,必须要毁掉,让其他人也得不到。

  “公子心里好受一些了吧?”

  陈舟担心曹昂还无法接受屠城养兵一事。

  曹昂苦笑道:“我没事,请问先生,还有其他要说的吗?”

  陈舟透过窗户,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,不知不觉中午了,思考片刻道:“牢房里其他人,都被带下去问斩,我知道能活到现在,全靠公子帮忙,但我作为张邈的人,公子可能帮不了多久,早晚会有一死。”

  曹昂很想说,就算现在把陈舟放出去,也不会有问题。

  但话刚到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