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鼎八荒传_第四章 道青出手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道青出手 (第1/3页)

  陆敬渊收了神剑,对敌人的要求自然不置理睬。提起精神,做好随时舍身取义的准备。

  他不奢望敌人同情。更没有想过在山门覆灭的情况下,仍旧独自苟活于世。

  死亡,他固然十分害怕,可要独自偷生于世上,靠着法宝和仇敌同流合污,却是绝计办不到。

  他恨不能咬下敌人的肉,以慰藉师父在天之灵。

  唐之武刀眉微颦,耐心随着时间远去,一点点消磨殆尽,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,心上却又生起惜才之念。

  他对人才无疑是极爱惜不过,可又绝对不允许别人违悖他的意思。

  眼前这群少年无疑是少有的俊杰。同时,他们也触碰到了唐之武的底线。

  “既然你们一心求死,本座便遂了尔等心愿吧!”

  话落,唐之武举起了手掌,向前推出。顿时,内力狂吐而出,化作一根根紫色的冰锥,经怪风一吹,分别向蜀山诸弟子射去。冰锥之上喂有唐门巨毒。见血封喉。

  陆敬渊见着,眉心拧成一团,这般浩大攻势之下,哪还有生的道理?

  不待冰锥临体,连忙掐个指诀,勉强在身前结了三层防御屏障,又御起三把神剑护在身前。敌人攻势就算破去前三层防御屏障,还有三把神剑,作最后的护盾。

  陆敬渊知道唐之武含怒出手,威力非比寻常。身在局中真是九死一生,可求生本能又促使他偏要与敌党匪首一拼高下不可。

  身后纷纷传来同门中招倒地的惨呼声。陆敬渊心下又急又气。修为摆在那里,任他们如何拼命,也无法和唐之武抗衡!

  他心如死灰,可眼中却仍旧有着一丝撅犟和不甘。

  身外的防御屏障在强大掌力下纷纷土崩瓦解,庞大的威压疯狂涌上,牢牢抓住他手脚,缠住他身子。

  只余下那三把神剑,仍旧拼死抵抗着如洪水猛兽般扑上来的杀气。锋利的气劲直逼面门,攻破防御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神剑光滑的表面也微微出现几条皲裂痕迹,组成最后的防御屏障的三把神剑,也即将出现瓦解迹象。

  他本是个爱剑之人,看着出现的皲裂痕迹,仿佛随时都会破碎。更是心如刀割。

  既然求生无望,有死而已,那么,他何苦白白折了三把好剑,索性缷了防御直面死亡岂不更加痛快?

  陆敬渊卸下三把神剑,挺直脊梁骨,用自己宽实的胸膛去迎接雨点般的冰锥。

  死亡既然躲避不过,那就挺起胸膛,直面死亡。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畏缩之色,有的只有对仇敌的愤懑和仇恨。

  冰锥如雨点般打下来,带着开碑裂石之劲,往他头上、身上招呼过来。劲风刮得人睁不开眼。

  正当他做好了以身殉道的准备,弃剑求死的时候。说时迟,那时快,一股柔劲把他周身护住。在震碎了敌人攻势之余,也把他移到了一旁。

  事出突然,他心下惊讶不已。抬眼看时,一位精瘦老者,静立空中。一件灰色长袍,冽冽随风摆动不住。

  这人是谁?

  为何突然会在蜀山上出现?是良友还是仇敌?为何他在蜀山十余年从所未见?

  陆敬渊看着神秘老头,心下兀自猜测不住。

  刚才他身临险境,多亏老者施予援手,这才不致于当场丧命。就这一点来讲,是友非敌。

  陆敬渊猜测神秘老头身份的时候,却听唐之武奸笑声传来:

  “道青老儿,没想到你还活着啊!上次一别就是五十余载,我还以为你已经驾鹤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